联系电话:186-8888-8888

郑州新闻
亚立石化仨加油站网拍被叫停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 郑州新闻 >

亚立石化仨加油站网拍被叫停

作者:admin   发布日期:2020-06-14 14:20   信息来源:admin

  河南亚立石油化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亚立石化)又一次出现在失信名单上。6月11日,在信用中国官网发布2019年5月新增失信联合惩戒对象信息中,它登上了“涉及金额较大的重点联合惩戒失信企业公告名单”。

  这一昔日河南民营石化零售区域霸主,曾因跑马圈地、大建快上一度名噪江湖,而今更因债台高筑再度成为焦点。

  今年5月末,亚立石化旗下位于新密市的3个加油站在阿里拍卖频道上线,此后,又因“案外人对该执行标的提出异议”戛然叫停。这艘“搁浅”的大船之下,正随退潮露出一块块隐藏的礁石。

  6月11日,信用中国官网发布了“2019年5月新增失信联合惩戒对象信息”。其中,亚立石化登上了“涉及金额较大的重点联合惩戒失信企业公告名单”,涉案金额约2.4亿元。

  但这仅是冰山一角。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发现,与亚立石化同批进入上述名单的公司,还有日照岚山宝利石油有限公司(下称岚山宝利)、日照新联油品有限公司(下称日照新联),二者被标记的涉案金额也均为2.4亿元。

  据企查查显示,岚山宝利注册资本金1亿元,其大股东即是亚立石化创始人平怀亮,持股98%。日照新联注册资本金2.5亿元,其股东平峥志、中融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分别持股60%、40%。日照新联与亚立石化在股权上无瓜葛,但其大股东平峥志与平怀亮的交集,出现在一家被吊销执照的北京亚立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身上。此后,有消息人士向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证实,平怀亮与平峥志的关系为父子。

  5月19日10时,原定在阿里拍卖频道网拍的新密市三个加油站,突然在页面显示“本场拍卖已中止!”

  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从主持此项拍卖负责方的郑州市中院获悉,叫停网拍的原因,是该案出现了“案外人对该执行标的提异议”。

  新出现的案外人认为,三个加油站的拍卖,影响其受偿权益,故向该院提出叫停。由此,法院方需对案外人的身份、举证内容与诉求做出判断或审核,重启拍卖暂无时间表。

  阿里拍卖显示,这三个加油站分别表述为密州大道加油站、开阳路加油站、龙潭路加油站,起拍价分别约1747万元、1515万元、601万元。被拍的财产包括加油站的成品油经营权、土地、地上建筑物、构筑物等,均为亚立石化旗下加油站。

  5月18日,在亚立石化密州大道加油站,该站一负责人称,半月时间,已有来自国内各省约20批人来此“询问”。但加油站“要卖”的消息,他们是在两周前接触到访客时才听到的,后经查询阿里拍卖才发现此事属实。

  据记者了解,亚立石化凭借本土企业近水楼台的优势,在当地网点甚多。以至于有人戏称,新密市的主要道路及路口,可能没有“两桶油”,但必有亚立石化。

  据亚立石化员工透露,近年来,当地加油市场竞争激烈,亚立石化旗下加油站的月售油量28吨~45吨,以网上公布的起拍价算,约需10年才能回本,被拍卖的三个加油站仍有约30年的经营权。

  一位河南省业内人士对此说法认同。其认为,亚立石化即将被拍卖的三个加油站,属中等规模。吨油的销售利润在1000元~2000元,其利润状况取决于油品源、售出油品型号等因素。

  值得注意的是,记者走访了多处亚立石化加油站,发现油站的零售商品柜台几乎都是空的。在亚立石化加油站加油消费,只提供现金支付或第三方支付,不能刷卡。

  巅峰时的亚立石化,与大桥石化曾被业界并称“河南石化零售双雄”。公开资料显示,2014年之前,亚立石化的贸易产业布局遍及山东、陕西和广东深圳等地,拥有标准化加油站40余座、储油库容60万立方米、一条2.5公里铁路专用线路以及成品油运输队,具有燃料油进出口权,几乎涵盖进口、储存、运输和终端销售的所有环节。

  作为一家从新密走出去的民营油商,亚立石化在逐步走向巅峰的时候,也积累了严重的债务和资金问题,作为公司掌门人平怀亮的个人特质,也深刻地印在了企业的发展过程中。

  上个世纪90年代初期,作为新密市当地一家石油公司员工的平怀亮,因为看好加油站的发展前景下海创业,很快在新密市的地标位置三岔口经营了其第一座加油站,亚立石化的起点也从这里开始。

  因为有着过人的胆识与野心,平怀亮在新密收购和自建加油站的数量,一度超过“三桶油”的总和。2001年,平怀亮将企业总部从新密搬到郑州,并更名为河南亚立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更加频繁地收购和自建加油站计划也逐步展开。

  一位知情人向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描述了当年的盛况:“由于社会汽车保有量越来越多,加油站的生意也越来越好,部分加油站一天的流水,必须晚上用面包车才能拉走,企业的利润表现也比较亮眼。”

  但是不久后,由于行业普遍的“油荒”以及自身发展战略的要求,亚立石化在获得燃料油进出口资质的同时,也在积极实现燃料货源的多元化。

  2011年,亚立石化投资1.3亿元,收购了日照岚山港的一家油库。两年后,亚立石化由连续在当地投资收购油库,其在岚山港的总投资也达到10亿元。

  彼时,亚立石化总经理王慧燕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得益于港口油库的影响,亚立石化预计其2014年进口油、国内周转油的总吞吐量将达到1000万吨,相当于每天吞吐一艘30万吨超级油轮的全部运载量。

  上述知情人表示,平怀亮能将亚立石化的规模迅速扩充数倍,主要是因为“胆子大”。但由于缺乏现代企业管理必须的风险意识,“胆子大”的另一面,则意味着“风险大”。

  尤其是在2013年,由于相关事故导致岚山港闭港,所有进港船只停止装卸作业,即无法实现油料进口,但企业的成本却并未因此减少。

  上述知情人透露,由于企业的造血能力远远无法满足收购的资金消耗需要,2013年、2014年,亚立石化已经不得不依赖银行及民间借贷维持企业流动性。

  因产业链建设资金需求,远超亚立石化自身盈利能力,其最终没落于资金链断裂。

  企查查数据显示,2015年4月9日,新华信托以合同纠纷为由在重庆市高级人民法院起诉平怀亮、平峥志、日照新联油品有限公司、王慧燕和亚立石化等5位被告。两个月后,亚立石化成为被执行人,涉及执行标的2.08亿元。

  而在此前的“新华信托—亚立石化特定资产收益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描述中,亚立石化依然是河南省重信用企业,力争未来3年内达到100座加油站,未来吞吐能力可达5000万吨/年,可实现营业收入15亿元/年,利润3亿元/年。

  另据企查查显示,2015年后,与亚立石化存在债权关系的各大金融机构纷纷对亚立石化及其子公司发起诉讼。除上述的新华信托,还有上海浦发银行、日照银行、新密农村商业银行、中国民生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工商银行等金融机构,诉讼涉及金额超过5亿元。

  2016年,各大金融机构的起诉纷纷进入裁决阶段。记者梳理目前公开的162件法律文书发现,在这些起诉审判中,其中仅有一次平怀亮、王慧燕等人出庭应诉,此时的平怀亮及亚立石化,已经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亚立石化及其子公司的大部分财产,几乎都陷入被查封或保全的情形。

  次年,由于2016年的多数判决未获执行,部分债主开始通过司法拍卖的方式执行亚立石化及其子公司、平怀亮、平峥志、王慧燕等法人及自然人财产的方式受偿,但由于亚立石化债主过多,部分财产在拍卖过程中由于异议方的存在而不得不中止。

  在知情人士看来,亚立石化数年的超速扩张,与其实际的资金链承受力相悖。后来随着国内流动性紧缩和银行信贷收紧等资金环境变化,亚立石化的资金链断裂也就不足为怪了。

  2019年5月14日,大河报·大河财立方记者尝试了解其债务状况,对亚立石化在郑州的办公地进行实地采访。但大门紧锁,也未开灯,多次敲门未有应答。

  5月15日,记者辗转找到亚立石化总经理王慧燕的手机号码,语音提示为空号。

  截至发稿,记者仍未联系上亚立石化相关负责人。不过,亚立石化旗下的部分加油站仍在正常经营。

广东新闻

郑州新闻

足球新闻